相关文章

佛山调压器垃圾焚烧发电需摆脱政策依赖

来源网址:

进入6月以来,垃圾发电厂投建热潮方兴未艾。

6月,重庆传出第2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即将正式投产的消息;5月25日,辽宁省阜新市生活垃圾发电厂举行开工奠基仪式;之前,广东省、贵州省、湖南株洲市先后宣布将大力发展垃圾发电厂,其中广东声称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建设6座垃圾处理厂,野心最大的贵州甚至表示要建10座。

垃圾发电“吃”进垃圾“吐”出电,高举能源与环保两张牌,似乎正迎来产业发展的春天。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各地垃圾发电厂大多依靠政府补贴生存,并没有找到市场化的产业发展路径,这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前期粗放式的发展或将在未来一段时间暴露出各种问题。

建设热潮渐起

各地垃圾发电项目密集启动,垃圾发电企业迎来发展的黄金期。

浙江富春江环保热电股份有限公司是浙江省最大的环保公用型垃圾发电及热电联产企业,日处理垃圾800吨。公司员工孙小姐告诉记者,“除了扩建原有的垃圾发电项目,还要收购衢州东港环保热电有限公司,进行扩建、推广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6月,同样处于忙碌中的还有光大环保能源(苏州)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最近计划上马的项目多,有些忙不过来。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分析,垃圾发电之所以会出现“大跃进”,一是由于“垃圾围城”不得不为;二是利好政策吸引资本进入。

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产生1.48亿吨废弃物,正以每年8%—10%的速度增长,“垃圾围城”席卷全国200多座大中城市。

城市的管理者们看中了垃圾发电带来的社会效益,投资者看到了垃圾发电中的经济效益,双方一拍即合,垃圾发电厂成了资本追逐的香饽饽。垃圾处理厂的人士说,每燃烧两吨垃圾可获得相当于燃烧一吨煤的热量。如措施得当,利用一吨垃圾,可获得约300—400千瓦的电力生产能力。

与卫生填埋和堆肥相比,垃圾发电显然是一个更划算的买卖。但在林伯强看来,垃圾焚烧,重点在于处理垃圾而不是发了多少电。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说,垃圾发电在国内正处于一个不断完善的发展阶段,从技术、设备上看,已经成熟到可以大规模上马,但从产业的长期发展看,还有规则需要制定,企业并不具备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

利好政策刺激

4月1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垃圾焚烧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明确垃圾焚烧发电的折算电量和每千瓦时0.65元的标杆上网电价。

4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十二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明确表示,“十二五”期间,我国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投资总量将达2636亿元。

政策利好下催生的巨大市场蛋糕,吸引着投资者们争先恐后涌入。

富春江环保公司的孙小姐坦言,在公司同时运营的垃圾焚烧发电、污泥发电和燃煤发电项目中,政府给予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最多,导致它的利润空间比火电大。

“这些利好政策相当于一剂强心针,”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生物质能专委会秘书长肖明松说,“但更为重要的是,企业要有盈利,才会有积极性。”

地方政府对垃圾发电企业另眼相看,补贴覆盖税收、财政金融等多个方面。比如免征营业税,增值税即征即退,优先贷款并享受贴息,优惠用电价等。

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沈宏文分析认为,多项利好政策在垃圾发电产业的发展中起到了巨大作用:一、规范和明确了垃圾发电产业的发展方向,给予行业更多国家政策层面的支持;二、提高了垃圾发电行业的生产积极性,推动行业不断深化和完善;三、引导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垃圾发电行业,为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盈利之争

尽管各地投资热潮汹涌,但并非所有正在运行的垃圾发电项目都能盈利。

富春江环保公司是记者采访的垃圾焚烧发电企业中唯一一个直言盈利的企业。其他企业当被问及运营情况时,多表示收支平衡,部分承认或有微利,还有企业处于亏损状态。比如同样日处理垃圾量800吨的河北灵达环保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就只能基本维持收支平衡。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的成本主要有投资成本和运营成本,发电收入主要由垃圾处理补贴费和发电收入两部分构成。其中垃圾处理补贴费由焚烧发电厂所在地的政府支付,但无全省或是全国统一标准。各地每吨垃圾处理费从40元到250元不等,这导致各地的垃圾发电厂由于政府给出的补贴不同,而面临不同的盈利状况。

“五年来,垃圾处理费每吨才上涨40元。”灵达公司的工作人员抱怨说,每吨80元的垃圾处理费远远低于周边其他省市。

湖北省物价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将居民生活垃圾处理费和水费捆绑收取,每户5元/月的垃圾处理费才能解决收取难题。

河北衡水曾出现过个人投资建厂,试图进入垃圾焚烧发电产业。但投产后不久即宣布停产。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厂是由于运营不当,亏损难以扭转遂停产。

事实上,由于垃圾处理补贴费和上网电价在一定时期内都是固定不变的,垃圾发电厂的收入应该是稳定的,但垃圾处理补贴费不到位,垃圾成分不可控等原因导致垃圾焚烧发电的盈利并不是那么顺利。

孙小姐坦言,“虽然我们公司有盈利,但是这个产业受政策的影响大于其他产业。”

上述研究机构的人士告诉记者,垃圾焚烧发电企业能否盈利的首要条件是政府支持。垃圾处理补贴费和上网电价的定价标准直接决定了垃圾发电厂是否能够赚钱。

产业亟待市场化

在一些专家看来,依靠政府补贴生存的发展模式并不适合产业的长期发展。

沈宏文表示,“政府补贴目前在企业收入中占比较大,比较成熟的盈利模式应该是以企业盈利为主,国家财政补贴只是象征性的和鼓励性的。”

肖明松也持类似观点,“必须让企业有利可图,每个环节的企业都有微利,垃圾焚烧发电的循环产业链才能保障正常运转。”

沈宏文对垃圾发电企业在投资、运营的过程中存在以政府投资为主,民营资本投资较少的严重不平衡局面表示担忧。他直言,目前产业中存在的问题:如上网电价偏低,成本与收益不平衡;有些地方政府补贴标准偏低,甚至补贴资金落实不到位等问题,都将影响到产业的长期发展。

研究机构的人士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垃圾焚烧产业要市场化,从垃圾处理前端做起。只有垃圾处理前端市场化程度提高,才有可能调动居民垃圾分类收集、减量的积极性,推进垃圾分类减量工作,才能保障垃圾量的高质量供给,从而降低因垃圾质量不好而提高的成本,形成真正的循环性经济产业链。